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chik | 7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11 Reads)
下班了,從溫暖如春的辦公室出來,被迎面而來的寒風一吹,禁不住打了個寒顫,趕緊豎起衣領,縮著脖子匯入了大街形色匆匆的人流中。此時天空很陰暗,又飄起了雨絲,雨水滴在臉上,涼氣襲人。
我低著頭,專注地盯著路面急急地趕路,在一個轉角的街頭,一個頭著布巾,穿著還算整齊的女人攔在了我面前,我連忙停下腳步,迷惑地盯著她, ,在她的懷裡,還抱著一個孩子,兩三歲的模樣,很可愛,眼睛撲閃撲閃的,小手裡還攥著一隻小奶瓶,放在嘴裡不停地吮吸著。
“老闆,給點錢吧,孩子沒奶水喝,行行好吧!”
她一說完,就低下了頭,,一隻腳尖磨蹭著地面,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站在老師的面前,顯得很不自然的樣子。
  碰到乞丐了。此時戒備的心放了下來。我不知道這種方式是行乞還是行騙。如果生活落到靠乞討為生的地步,伸出援手是理所當然的;如果是行騙呢?有點猶豫。
  “老闆,給點吧!孩子餓!”
孩子在她的懷裡不安分地亂動,顯得很調皮,很可愛,小臉都凍得紅了。
在口袋裡摸索了一下,掏出了一張20的紙幣,在孩子的眼前晃了幾下,不是顯擺,而是想逗孩子一樂而已。孩子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過來,伸出小手在空氣中亂抓一通。我輕輕地疊好鈔票,小心的塞在孩子胸前衣兜里,撫摸了一下紅撲撲的臉蛋,就繼續趕我的路。
  “謝謝!”
身後傳來孩子母親的聲音,雖然很輕,我聽得很清晰,心裡有一種暖暖的感覺。
  回家後和妻子說起了這件事。
“怕又是遇到騙子了吧?騙子就喜歡你這樣意志軟弱的人啊!”妻子揶揄道。
“我只是看那孩子很可愛,如果那個錢真的給孩子買了奶粉,即使她是騙子,我心甘情願地受騙。”
“行善是好事,可也不要助紂為虐喲!”妻子悠悠地說。
妻子的話讓我想起了曾在網上看到這樣的一則新聞:河南某地的一個村子,全村人把乞討作為職業,常年在富庶的城市裡奔波穿梭,幾年下來,好多人都蓋上了小洋房。他們把乞討當做了發家致富的一條捷徑了。他們完全能夠靠自己的雙手自食其力,而這樣靠博得他人的同情心來獲取安逸的生活,確實令人所不齒,也正是這樣的一些人多了,讓很多善良的人們有了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,以致於看到真正的乞丐也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們,甚至嗤之以鼻。本該有一顆善良的心,本該有樂於助人的熱情漸漸的被冷漠所取代。
當人們感慨世態炎涼,人心不古的時候,是否追問一下自己:我的善良的付出僅是為了得到認可與回報嗎?我們深受儒家文化的影響已有數千年了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的理念也該深入到每個人的血液中了吧?我們確實不該因為一些人的不勞而獲而改變自己的處世之道,用冷漠的眼神去看待這個世界。
也許真的受騙了,也不必抱怨和後悔,我只想對自己說:騙走的只是鈔票,但我不能欺騙自己的良心。
善待他人,也不是僅僅有了一顆善良的心就可以做到的,我覺得更是一種道義和責任。如果讓我再次站在“行乞者”面前的時候,我會猶豫不決嗎?不會的,我會把善良堅持到底!

chik | 7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4 Reads)
常聽說有人在網上愛地死去活來。愛是個崇高的字眼,這是一種美好的感情,我打心眼裡崇敬它,親近它。這一生,沒狠愛過什麼人,也應該沒被什麼人狠愛過。常唏噓不已,覺得那地動山搖的愛情對我來說就是一座遠遁的山。
  
  痛定思痛。悲痛之餘,我檢討自已的行為,並仔細琢磨,希望能發現問題。
  
仔細查閱好友名單,我發現自已的好友絕大部分是女性,且都上了年紀,最不濟的也有二十多歲。有限的幾個男性朋友差不多都不惑而知天命了。這說明我的資源嚴重缺乏,俗話講就是手頭沒貨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沒出現愛情苞芽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  
仔細回憶加友過程,發現自已太驕傲。除了文友,一般人我不加,即使加了,也不喜聊天。只要此人一伸頭,我馬上把他刪掉。誰知此人也是個犟牛,發抖動窗口來挑畔。因日理萬機,忙得四腳朝天,脾氣本來就氣急敗壞,再加上二百五的近視眼,這會兒來個挑戰我精力眼神的主,哪得空兒和他周旋。對於這樣的人,我是不敢戀戰的,就此歇倒。馬上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。這樣一來,白白就損失掉很多機會。
  
有時心情一高興,也曾和幾個不發抖的男性聊過幾次。但結局都是以失敗而告終。對方問我:你多大了,你幹什麼的。一遇到此類問題,我馬上逃走。小女子只是個普通人,做著一份普通的工作,其人一旦對我工作趕興趣了,我就對他沒興趣了。有人一見搭腔,順著竿子就往上爬,竟要求視頻。這可是讓我深惡痛絕的事,要問我什麼的干活我姑且還能忍受,但要見我真容就等於讓我毀容了。一般遇到這種情況,我就二話不說,直接斬草除根。本人只是中人之姿,能不能對得起觀眾不重要,只要某人喜歡就行了。這張臉還是給該看的人看的。
  
也有開始和結束都不錯的紳士,只是我們的聊天太無味。他說: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有共同點。我答:呵呵,我覺得也不一定。他說:我們都是那種什麼什麼樣的人。我答:你不了解我,我並不是這樣的人。幾次一問一答,這頁就算翻過去了。別人和我找不到訴求點,只好罷戰。並不是小女子不解風情,只是怕雷池太深。別說不知道雷池在哪,就是在我前面一米,我也只能往回跳,我想,此時翔飛人也對我望塵末及。
  
就這麼著,留下來的都是不講話的,或者熟了後就升級成了孩子大伯。倒是很安然,雖然心裡偶爾有些難過,為什麼留下來的總是不帶感情色彩的大伯?
  
常聽到網友見面,一束清新百合,一份甜蜜愛情,使人嚮往,讓人遐思。我也想聞聞百合的香味,但是,別人的花兒等不到我就要謝了。雖說某人看我的眼光已不熱烈,但伸過來的手還是溫曖的。我已知足。
  
  家裡的百合已謝了。某人久已不再給我送花。但我清楚地記得,我是愛花的。無論生活怎樣改變,我的生活始終都要聞得到花香。我不是獨孤求敗,我是花開不敗。今天,我穿了一身粉色的風衣,飄飄地走進花店,為自已選了一束香水百合。這樣生活,挺好。

chik | 7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8 Reads)
誰把誰稱作是我們,該是一種多麼溫暖的幸福,無論相識多久,相處多久,相望多久,相知多久,不需要太多的語言,更不需要表白,只要說:是我們……心裡的花兒就如在雨露中嬌翠的開放,放在心底的感動被“我們”牽引得幸福全身。 
在雪夜,一個人的孤獨在飛雪中瀰漫開來,擁被而臥,就想起“我們”來,它是那麼的清晰而又是那麼的模糊,我一個人構不成“我們”,構成“我們”的人兒又在做什麼,也會在這孤獨的雪夜想“我們”嗎?或許會被另一個“我們”所包圍著,而忽略了我們的“我們”。找不到對話的彼此,就去回味“我們”,回味在雪夜中變得越來越苦澀,“我們”也在雪夜中變得如飛雪一般,潔白而飄忽不定,沒有了根基,卻總有落腳的地方!我在雪夜中回味“我們”,“我們”在飛雪中孤獨的飛舞,孤獨讓我慢慢的睡去!我和我的夢糾纏在一起,或許,夢與現實已經模糊了界限,或許,現實在夢裡變成了現實,而夢在現實中成了虛幻。我已聽不到風聲,“我們”在夢的溫床上,瑟瑟發抖。
早上醒來,雪已經覆蓋了整個孤寂的校園,我孑然的站在孤獨的雪裡,滿眼的潔白告訴我:無論何時何地,“我們”一直存在於自己的心裡,一個人的“我們”可能也是一種心有靈犀的享受吧!

chik | 7 April, 2010 | 一般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